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dk0621的博客

 
 
 

日志

 
 

关于誠与信的遐想  

2012-07-05 10:4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有条新闻,广西来宾市某乡镇的两个村庄,2010年发生地陷和山体滑坡,地质灾害使两个村几百户村民的房屋成了危房,只好住进临时板房。县镇政府承诺建廉租房,解决村民无房住的困境,采取三个一点的筹资办法,灾民交一点,当地政府出大头,上级政府支持一点,共筹得四千多万元,两年过去了,时至今日,因灾民安置小区质量问题,一直无法入住。村民们面临着种种生活不便,电力供应不稳定,电器成了摆设,盛夏受高温煎熬,冬季又受寒冷的折磨,有的村民还搬回原来的危房去住。村民向有关部门反映,却遇到部门之间互相推诿,村民只能哀叹命不好。这是一起政府失信于民的事件。象这种例子在各地比比皆是,征农民的土地不兑现土地款,违规集资建政府大楼,不交集资款,如果是公务员就开除,等等。这些令人敢怒不敢言的荒唐事,都发生在政府身上,政府承诺的事仅仅是句戏言,用来安抚民心,甚至包装成贡品向上级部门领赏。不讲诚信,为所欲为,假话,空话,大話,这些都是官员腐败源头之一。

何謂誠,何謂信,老祖宗孔子说“誠者,乃做人之本,人无信,不知其可。” 这是两种境界在一个统一体中,既有区别,又有联系,誠中有信,信中有诚,誠就是誠实,不自欺,不讲空話,套話,假話。信就是讲究信誉,信守承诺,不欺人,誠信是社会和谐的精神基石,凡是太平盛世,人民安居乐业的年代,其精神价值的特色,归结一点上下不欺,诚信蔚然成风。这是人类最期盼的理想社会,几千年来是否出现过,尙未考证过。如果社会不断的折腾,则上下交欺,谎言流行,那就是誠信丧失,人人自危。让人不禁想起解放以来一系列的政治运动,大大小小的折腾一个接一个,让人喘不过气,感受不到诚信,倒有种灾难降临的不祥之兆。运动启动者的立沦基础就是“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阶级斗争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 印象最深的是一九五七年的大鸣大放,当时信誓旦旦的讲言者无罪,突然变为言者有罪,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纳諫骤变成向党向社会主义进攻,称之为引蛇出洞,美其名曰不是阴谋是阳谋。最高决策者不愧是个伟大的军事家,把三十六计的第一计瞒天过海运用得得心应手,这一计讲:“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外,太阳,太阴。”阴谋隐藏在阳谋里。最“阳”的就是最“阴”的。平民百姓不懂军事,不谙世事,交心运动不設防,满腔热情把心窝里的话倒出来,表示忠诚,结果发现“不抓辫子,不打棍子,和风细雨” 的许诺不过是个阳谋,那些交心的人统统成了右派,打入地獄,几十万人掏心窝的真言,换来一顶右派金箍咒,其家属亲人起码也有四百多万人受牵连,度日如年。从此以后,真实之声哑音失语,知识分子噤若寒蝉人人自危,援踵而来又是个更大旳折腾,庐山斗争其实是三纲五常,君臣关系的回照,如果彭德怀元帅懂得封建社会的礼制,不可犯上,大唱赞歌,就不至于被打倒,恰恰相反,彭老总用誠信,真话点到顶头上司的死穴,不给面子,犯上作乱,欺君之罪,结果付出生命的代价。再来看看十年文革这场闹剧,更无诚信度可言,听听刘少奇当年是怎样说的“怎样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你们不大清楚,不大知道,你们问我怎么” 革“,我老实回答你们,我也不哓得。老革命過到了新问题,我想党中央其他许多同志和工作组戍员,也不哓得。” 既然国家主席,党內第二号人物和党中央许多同志都不晓得怎么“革”,那么全国有几个人晓得呢。为什么党的主席不把真象明明白白的告诉全党和佥国人民,搞这样一场革命究竞要达到什么目的。人们被蒙在鼓里,盲目崇拜,横冲直撞,高喊红宝书的话:“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无数忠心肝胆的忠良,开国元勋被批斗,折磨至残甚至失去生命。当时有件最谎唐的事仒人瞪目结舌,路线决定一切,本来历史定格是朱毛在井岗山会师,结果朱老总靠边站,让位给林彪,既然历史都可以篡改,那么整人的罪名都可以胡编出来。说你是叛徒,板上钉钉,说你是反党分子,证据由斗争需要编造。国民经济到了崩溃边缘,人民生活一年不如一年。一代伟人高高在上无人监督,树立“绝对权威”,推行神化自己的个人崇拜,顺我者得益,逆我者亡,实事求是唱得再响亮,也不过是“政治装铈品”。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人为酿成持续十年自己人互相残杀的空前浩劫,只有一个人或几个人才懂得的“大革命”可以轻易地发动起起来,为什么一个人或几个人可以越过宪法越过党章,把全国全党玩弄于股掌之上,给中国带来巨大的灾难?这是个迷案,恐怕很难公布于众。不过一九八一年六月二十七日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总算向世人作个交待。伟人的一生在诚信上栽了跟头,死后盖棺而定,功过三七开,英雄能征服世界,却征服不了自己。看来人的悲剧就在于常常是自己的奴隶,心与身错位,灵与肉分离。

中国有两千多年的皇权至上的历史,政治结构的基本特征是皇帝个人或者以皇帝为代表的集团对全体国民的绝对统治,专制需要造神,百姓才有顶礼瞙拜的目标,这种专制的土垠栽培了一个个后来者,一个共产党的领袖曾经毫不忌讳地说:有人骂我们是独裁统治,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合乎实际,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一个无产阶级政党的领袖是解放全人类,为人民服务,自比于秦始皇,是个暴君,并要超其一百倍,一语导出皇权至上根深蒂固,自己把自己推向神坛。因此上对下不能讲诚信,国家属于皇上,天下大事全靠皇上操心,皇上要求臣民诚实是天经地义,臣民要求皇上誠实就是犯上,岂有此理,那能啥事都告诉臣民,朕还怎么决策,啥事都和臣民商量,朕的神圣光圈岂不没有了,还怎样实施统治,对臣民讲誠实信用,那是贬低权威,天下还有谁高呼万岁万万岁吗?上对下不能讲誠信,因为上与下是一对矛盾体,水火不相容,孔子不是说过吗:“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意思是:可以使老百姓照着决策者指引的道路走下去,但不可以让他们知道那是为什么。剥夺知情权,才能培养奴隶主义。以达到巩固君权之目的。自古治国之道讲究恩威并加,从没听说诚信兼用。自古以来,官员就是民之父母,既然是父母,总有错打子女的时候,要想得开,不要怨恨。因此在历次政冶运动中受冤换批斗的人,平反后有些感恩戴德地说,母亲打錯了孩子,冤枉了孩子,孩子还照样热爱母亲。如果说这真是心理话,中国人在官员面前永远長不大,永远需要父母悉心呵护。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上对下不会讲诚信,君不见文革十年那些鼓吹别人要:“大公无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其实都是些野心家。人们领悟了,过去任凭上面摆弄,双隶般盲从,权力让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你也就只能听到什么看到什么。这就是中国的历史。看来讲真话不容易,让人们都相信真話也不容易。甚至听顺了假话的父母官相信真話尤其不容易。

在今天改革开放中出现的一切社会弊端和人性堕落,都可以从解放以来快三十年以阶级斗争为纲一次次的折腾中找到留下的后遗症,找到根源。大凡每次社会大动荡,都会出现所谓“礼崩乐坏” 的局面,旧的一套破产了,新的一套尚未建立起来。这里是一条断裂带,人们在长期共同生活中形成的真假善恶判断标准,从根本上被颠覆,社会生活中,常常表现出:“理想的不现实,现实的不理想”,人们看到了文明献身于权力,金钱与权力嫁接 ,到处是矛盾,到处存在弊端,让人们困惑 。在商品的世界里,金钱的魅力使人心灵震颤并为之神往,欲望被剥夺和压抑了几十年,突然获得充分解放,贪婪敛财,龙门敢跳,狗洞能钻。人们并不去思量道德上的正确与否,只问自已的利益是否得到保障与延续。这年头,脑子灵的人似乎看出点门道了,这世界谁比谁聪明多少,谁比谁又傻多少,既然没有本事象贪官中饱私囊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对付通货膨脏,靠父母官发善心不行,靠自己去捞,走旁门左道。这个世界之所以精彩,真假搭配,美丑相随,诚信与谎言互相掺透。彼強此消,此強彼弱。不必担心犯上,时代不同了,算账方式一百八十度转变,过去只算精神账,不算经济账,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难怪那时饿死不少人。现在不同啰,拼死拼活要GDP,繁荣经济,搞活市场。有假货充斥市场很正常,现在是誠信缺失,信用崩溃的时期。别怕天天喊打假,那是雷声大雨点小。人们生活在没有誠信的环境中,生活变得越来越可疑,承受着没有誠信的痛苦。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人们都坏疑是不是货真价实,提心吊胆,无可奈何。如何根治这个顽疾,建立起一套诚信体制,恐怕短期内很难治理。首先看父母官的思想境界达到那个层次,如果缺乏健康的人文道德人文素养作保证,那就言无信,行无果,也就守土无责。誠信体系的建設同法律体系的完善直接关联,而誠信的崩溃反証了法律建設的诸多漏洞,还有执法过程中权力污染带来的效应,不必忌讳,诚信体系的建立是个系统工程,当国民的素质,还有父母官的素质,尚未达到一定的高度时,誠信社会恐怕还有待时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