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dk0621的博客

 
 
 

日志

 
 

闲聊废話  

2012-08-28 10:44: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休闲广场有一拨退休老人,如果不刮风下雨,清晨不约而同地准时相聚在凉亭,有的抱着宠物狗,有的拎着竹筒水烟,有的拿着沏好浓茶的大瓶子,你一句,我一句说开了,仿佛总有讲不完的話,热闹非凡,还不时爆发出阵阵笑声。出于好奇,凑上前去细听。原来这群老人聚在一起瞎吹神聊,話题五花八门,递着什么就聊什么,天南地北,海阔天空,其实都是些废話。然而他们却乐此不疲。在这些老人眼里,聚在一起开怀放松,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失的环节,他们不去鉴别来自各人的信息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只是追求一种心理的满足感,排遣掉晚年带来的无聊和孤独。不同年龄层次的人都有不同的希冀和企盼,不同的慰籍与寄托,这些老人认为已经是快入土的人,追逐身外名利,地位己经成为过去,多活几年是最大的心愿,瞅瞅人世的变化,聚一起説说话也算是一种精神会餐,身心放松也算是一剂延年益寿的良方。真没想过废话还有如此大的功能,不由地想起多年前曾经看过一篇文章,题为:废话的力量。指出废話是我们生活的必需品,生活中不可以没有废话。废话还有种万能胶的作用,等等。看了有同感,经过多年仍有印象。确实生活弥漫着废话,社会充斥着废话。

虽然废话是我们生活的必需品,但要看场合,有些场合不易讲废话,最好少讲废話。比如各级政府召开的会议,各单位工作总结会议。然而,目前这类会议废话最多,亮成绩列缺点有什么直截了当一二三四,干脆利索。可是发言者都喜欢绕囗令似的,扯上一级又一级领导的丰功伟绩,正确指导等等,鹦鹉学舌,反复重弹某个大人物的話,这些废話象催眠药,与会者昏昏欲睡。还有种场合不能讲废話,群众反映的问题,是丑是卯,有个解释和交待,政府有关部门不能使用官场上的语言搪塞,言不由衷,虚伪敷衍,避重就轻,避实就虚。这种现象大量存在,不怪百姓有怨气,如果总要用废話来处理,火山爆发就为期不远了。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中,废话更显示出其作用。不妨看看那些游走于城镇推销各种啇品的男男女女,施予小恩小惠,再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废话用香水喷洒过,把商品吹得天花乱坠,成本不过十元的养生补品,价格提升到几百元,甚至过千元,一个保温锅,出厂价不过百元,吹成是太空材料造的,原价过千,现在优惠价五百无。竟然有人掏腰包,而且大部份是老人和家庭妇女,其中不乏有退休的知识分子和公务员,智商在废话面前不堪一击,听觉失灵,眼睛失盲,可想而知废话的作用有多大。官场里的斗争尔虞我诈,刀光剣影,会讲废话也是一种生存之道,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年代。想在仕途上飞黄腾达,出人头地,必须学会讲废話,假话,违心话,众人所知的江青,姚文元,王洪文,张春桥,林彪,康生等一群当年呼风唤雨的人,阳奉阴违,煽风点火,当面阿謏奉承,吹牛拍马,背后捅刀子,都有一套恭维人的废话,词汇丰富而色粉斑斓,什么一句顶一万句,四个伟大,顶峰论,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等等。经于成了圣上的宠儿,红得发紫,红得发烧,红得发烫,飞扬跋扈,大权在握,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可一世。看谁不顺眼,扣上叛徒工贼,修正主义,走资派,除之而后快。那些不会讲废話的彭德怀,刘少奇等一大批开国元勋,仗义执言,逆开忠言,盛世危言,治国良言,结果中箭落马,惨遭批斗罢官,甚至丟了性命。还有几十万人在一九五七年讲了批评共产党的真話,灾难降临,被載上右派帽子。打入另类,不属于人民的范畴,永世不得翻身,这就是讲了真话,不会讲废話的结果。

日常生活,更离不开废话。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聪明的人,还带上内存的废話,碰到左邻右舍,遇到亲戚熟人朋友,总得打个招呼,寒喧几句,这里面很有讲究,根据辈份大小,熟悉的程度,性格脾气的差异,选择不同的废话打造气氛。客套话要常挂觜边,废話要讲得有尺寸,空话要讲得漂亮,违心的假話要讲得不露破绽。逢人只说三分話,未可全抛一片心,营造出和谐气氛,辐射出一种亲和力,人际关系不知不觉中建立起来了。如果你对礼尙往来这俗套子不屑一顾,就会被人视为凊高自负,难有人缘,情人之间的话,很多都是废話,你愛我,我愛你,讲多了,老套子,听腻就烦了,有的青年男女懂得其奥妙,善于将愛慕之情混杂到废话里去,愛就充满了浪漫,保鲜期延长。废话的作用举一反三,市场经济孕育出一个怪胎——传销。用废话裹着有毒的密糖行骗,竞然有不少善良的人们被迷惑上当,想一夜暴富,不惜倾家荡产,加入传销大军,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誤了卿卿生命。一个贪字,把自已给搭进去了。有不少人揣富梦灭走上犯罪道路,这是应該引起警惕的,学会鉴别废話是否含有毒素不是件容易的事。废話还有一个提神醒脑作用,那就是相声艺术。通过一个个用废話编造的“包袱”,达到教育人的作用。记得侯宝林老先生生前的相声《关公战秦琼》,其中抖得最响的“包袱”是韩复榘的父亲问:“关公是哪的人?”“山西蒲州人。”“山西人为嘛到我们山东来打仗?这是我们的地盘儿。你知道关公是谁的人吗?”“不知道”。“他是阎锡山的隊伍!为嘛不唱我们山东的好汉秦琼?他们俩誰本事大?”“他们俩讶,没比过”“叫他们比比!” 听到这里,让人不禁捧腹大笑。这个“包袱”的废話抖落岀机智和幽黙。唐朝的秦琼,汉朝的关公,两人活动的年代差了5OO年,怎能凑在一起打起来,太不靠譜。人们在笑中看到一个权力膨胀目空一切,指鹿为马,随意修改历史的权力者的形象。这样的权力者在生活中恐怕为数不少。象这类相声不少,侯宝林的《改行》《醉酒》,等等。这就是废話的魅力。现在的相声失去了这种魅力,为搞笑而搞笑,耍贫嘴,衰退到没有魂的垃圾废話。

生活中离不开废話,对平民百夝来説,只是一种交流沟通的载体,一种粘合剂,不污染空气,即使废话的火药味浓,引起纠份和矛盾,也不碍大局。但是,对一个政府来讲,如果废話泛滥,污染民心,承诺的民生大事,靠废話来掩铈失策和无能,迟早有一天,这个政府会被自己的废話打倒。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