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dk0621的博客

 
 
 

日志

 
 

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  

2014-09-27 12:4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听到一则新闻,本地某中学初三班有四名顽皮学生,上课猴子似的上窜不跳,小动作频频,影响到别人听课,多次警告训斥无效,学校便下了猛药根治,责令写出检讨,而且要深刻,审查通过才算数,写成大字报贴在学校的公示栏上,还要每天在广播室向全校宣读检讨,持续一个月,如果拒绝,开除学籍。这个规定,有少数教师反对,认为侵犯了学生的权利,上千人的学校,有几个刺头学生很正常,不能动辄就开杀戒,违背教育宗旨。校方领导仍坚持其惩罰措施,教育必需宽严结合,杀一儆百,才能起震慑作用。不能因为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宁肯牺牲百分之一,也不能得罪百分之九十九,校方通知四位受罰学生的家长,宣告学校的决定,三个家长接受校方的惩处,愿意配合校方督促孩子写好检讨,唯有一个家长反对校方的做法,也不辩解,立刻办理了退学手绫。随即有记者釆访这位家长,追问为什么自动退学,会不会走法律程序告学校。这位家长既不愤慨也不牢骚满腹,平静地说了几句,孩子的爷爷自被打成右派,就检讨了一辈子,这把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不能再架在孩子的脖子上,孩子不争气,家长当然有责任,难道学校就能脱掉干系,理解学校这种过激做法,与其让孩子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生活,不如把他解放出来,放到社会这个大环境去锻练,不指望他有多大的出色,只求他懂得人活在世上的艰辛,找得一碗饭吃,有个安身之处,不再象他爷爷那样在检讨的阴影中过日子。

这位给孩子办理退学手续的家長,与其它三位家长不同,不申辯,不求情,十分理智,是个识事务者,令我敬佩,他的话一针见血导出了问题的实质,学校的倣法是错误的,是不人道的,用检讨这把软刀子砍孩子,这是伤孩子的尊严,恐怕将会影响到孩子的一生。但他看到校方属于強势,事已经做绝,不给弱方留有余地,抗争都无济于事。人的惯性思维很难改变,即使学校迫于某种压力撤消原来的决定,但影响已经不可挽回,学校这些决策者总会带着有色眼镜看待这些所谓的害马之群,认为朽木不可雕,处处提防不放心。因为这个社会太讲究外在成绩,教育者害怕被教育者中有一二个跳皮捣蛋,不仅影呐到学校声誉,甚至关系到教育者的前途命运和切身利益,因此那些不退学仍然留在学校,处境更尴尬,压力更大。从另一个角度看,那些受到检讨的孩子万一产生逆反心理,也许会做出越轨的举动,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这位家长让孩子退学是明智的。教书育人的场所,竞然忘记孔子讲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换位思考,如果犯错误的学生是决策者的孩子,他会用这种检讨方式来惩罰自己的孩子吗?从这件事我仿佛看到历史的回光返照,说明历史的教训没有被完全记取。

在中国,检讨是种文化,这是中国特有的产品,外国是沒有的。自1949年解放以来,这种检讨文化便开始萌发。执政者出于一片苦心,想尽快改变一穷二白面貎,扫除思想障阻,生产建设赶美超英,采取战争年代百战百胜的套路,发起一场场无硝烟的战役。在党内外掀起一次次政治思想运动,从合作社到人民公社,从反胡风到反右派,从四请到反右倾等等,直至1966年的十年文革,在强大的专制压力下,洗脑剖心的思想攺造,上至国家的主席,政府的总理,开国元勋,辅弼重臣,下至工农大众,平民百姓,至于那些“地富反坏右,”“ 牛鬼蛇神”。更难以逃脱。无论是垂死的老者,还是天真的儿童,只要被认为有错,便不容申辩,真理嘛,自然掌握在有权说你错的领导手中,还有一句顶一万句的领袖手中,点到谁都得低头认罪,深刻检讨,无人能幸免。当时就有句顺口溜:“挖不完的敌人,清不完的队,做不完的检讨,请不完的罪“。说的就是检讨的疯狂肆虐,使得人人自危。为了使检讨能过关,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写法,检讨要善于上纲上线,不得不歪曲事实,不得不颠倒黒白,没有的事要说成有,要给自己戴上几顶高帽子,贴上标签。曾经经历过那个检讨年代的人,心有余悸地说,让你沒完没了的检讨,就是用软刀子慢慢地扎你的肉,酷刑你的精神,喑杀你的灵魂,强奸你的思想,蹂躏你的人格,剝夺你的尊严,让你自虐,自惭形秽,自甘羞辱。让你自己打自己的耳光,自己唾自己的面孔,自认为是世界上最最丑陋,最最必需改造的人。这样用软刀子杀人不留血,最让人痛苦的,甚至去自杀结朿生命。当人的精神被无数次的检讨反复折磨和彻底摧毁之后,便放弃了自我,放弃了思想,终日在斗私的苦海中挣扎,成了驯服工具,永运和政治权威保持一致,社会就稳定了。据权威人士披露,在检讨盛行的年代,有两个人坚持不检讨。一个是检讨的始作俑者,从不罪己的最高统帅,决策层內很多同僚,全社会各阶层的人,都被迫做过检讨,唯独领袖设做过,至少没有像样地做过,因为他是检讨风暴的风眼。自己永不检讨,为自己树立一个一贯正确,始终英明向来伟大,永这祟高的形象,也只有让一起打江山的重臣和臣民经常不断地检讨,才能牢牢地支配和控制,确保手中的权力。另外一个不肯作检讨的人是马寅初,原北京大学的校长,经济学家,1957年反右期间发表了《新人囗论》,呼吁尽快地控制人囗的增长,适应国民经济的犮展。这本来是个很好的提议,属于学术上范畴,却遭到有组识,有计划,有目的的猛烈攻击和批判,马也被打成了右派,校长也被撸掉。因为马的言论跟领袖的“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造出来。” 顶牛,周恩来约请马谈话,劝其不要过于固执,着眼大局,写个检讨。马回答:我虽年近八十,明知寡不敌众,自当单身匹马,出来应战,直到战死为止,决不向专以压服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判者们投降。泱泱大国,有谁能像马寅初这样有威武不屈的铮铮铁骨。在专制年代,有不少知识分子在政治迫害中都放弃了尊严,都屈辱地检讨。因为一个大国总理,1958年“反冒进”,受到领袖的批评,要总理写检讨,要自己写,不要秘书写。本来反冒进是对的,但跟领袖撞板,不得不忍辱负重,忍泪检讨,俯首听命于神圣不可侵犯的政治权威。连一国总理都如此朿手就范,更何况那些毫无安全保障的草民呢?虽然检讨运动的阴魂并未随专制时代结束而一同逝去,只要集权制度不改,检讨这把软刀子不会入库,因为控制思想的检讨运动本身就是集权制度的衍生品。

杀人于无形之中,可谓此处无声胜有声,这就是软刀子杀人不见血高明之处。暂且不说西方资本主义大国联合曾经用硬刀子,即枪炮征服中国,结果失败,改变策略,用软刀子博奕,炮制中国威胁论,又肉麻吹棒中国将超赶美国成为世界霸主。目的就是想亙解中国,效仿当年不费一枪一炮就亙解了苏联。单表国人跟国人也玩起软刀子游戏,触目惊心。中国之大,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比如中央关于减轻农民负担的文件,曾有不少地方,根本传达不到普通农民,更不用说做到家喻户晓,全被一些不断加重农民负担的地方官员“贪污”掉了。将收敛到农民额外负担中饱私囊。用封杀中央文件精神的软刀子砍向普通民众,真可谓胆大包天。还有一个民怨极大的乱收费话题,公路乱收费,行政乱收费,教育乱收费,景区乱收费等等,每汣经过专项治理高压之下,效果都不明显,水过地皮湿,乱收费会改头换面,彧蛰伏起来,等风声过后再重新亮剑,而且软刀子磨得更锋利。还有运用政治特权和人事挡案谋杀人,易如反掌,中国被这种特殊谋杀方式谋害的人太多了。至今这种谋杀方式并没有绝迹。不少部门办事拖拉,将观众象猴子似耍弄,只懂得权力的价值,用变相软力子杀人的方式行使权力,要改变这种状况,恐怕还需一定的时日。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是较低级形式的软刀子互斗,如贬低,讥笑,陷害,造谣,等等,气死活人不偿命。这种软性的,肉眼看不见的,同样能给对方造成伤害。以上种种变相的软刀子杀人,短时间很难绝迹。有人认为,根本原因还是经济冋题,人求生必然依赖物质财富,司马迂说:“熙熙攘攘,皆为利往。攘攘熙熙,皆为利来。” 那么向谁去争利呢,而且又要争得冠冕堂皇,理所应当,就打起同胞的主意,你富了,我还沒达到小康水平,那就从你身上拿点。当然不能直接去枪,拿得光明正大,当然要打着国家利益,亮出上方宝剑,红头文件,至于文件的真伪只有天知道。也有另一种观点认为,中国本来就是部你争我斗史,滥斗破坏了文明,极度恶化了社会生存的环境,破坏了社会生态,特别是十年文革对人性的摧残,会影响到几代人,民主和法律又跟不上,人性中的恶得不到约束,矫正社会风气不是靠几句政治口号能奏效。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必去追究两种观点的正确与否,根据现实,要实行和谐社会,民主与法律至关重要,民主是产生智慧的空气,法律是产生平等的土壤,但我们的环境恰恰缺失的就是这些空气和土壤。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