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dk0621的博客

 
 
 

日志

 
 

被遗忘的亡灵  

2015-04-10 12:1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又到了,虽然不是雨纷纷,艳阳高照,却也让人断魂。从电视上播出的画面看,各地墓园祭扫真是车水马龙,墓前祭拜的供品五花八门,人间的山珍海味,现代化的电器,手机,汽车,电扇等应有尽有。让进入天国的亲人也享受到人间的生活。此景堪称中国葬文化一绝,不妨申报吉尼斯纪录。清明节各地的烈士陵园,不同历史时期纪念碑,迎来一拔又拔寄托哀思的学生,军人,机关团体的人员。一位好友随单位到公园的革命烈士紀念碑扫墓,回来对我说,年年祭奠死去的人,却遗忘了一群冤屈的亡灵。我不明其义,不容我追问,好友若有所思继续说道,过去共产党宣传从不承认国民党抗日的作用,对滇缅远征军抗击日本军国主义作用,缄默不语,前些年才正面承认国民党抗战的意义,还给在世的官兵发了奖章,这件事的轰动效应相当大,告慰了死了几十年的亡灵,对生存下来的人也获得安抚。既然如此,为何不对文革时期死去的红卫兵,各级政府的干部群众,还有在历次政冶运动中被整死的人,祭奠祭奠,起码也能给死去人的亲属心灵几丝暖意。世事难料,看来这些亡灵只是生不逢时。

好友提出一个十分敏感问题,我不由地想起作家巴金老先生八十年代初,就提出建立文革博物馆的倡议,认真反思历史,不让文革悲剧重演。希望中国再不会陷入文革那样无法无天的灾难。这个倡议在民间中莸得赞成,有人甚至称之为“世纪良心”。但时至今日,只见各种博物舘兩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名称五花八门,有民俗,有关于鬼的,也有关于性趣闻的,等等,数不胜数。唯独不见纪录十年血色文革的博物舘问世。人们不免觉得有点奇怪。其实细想一下就明白,因为官方始终沉默不表态,谁敢去触碰这个敏感问题。虽然官方在决议中否定了文革,也指出产生文革的原因,等于了结了这段历史。但是线条毕竞太粗,很难消除人们心中的疑惑,总想打破沙锅问到底。但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层窗户纸不能捅破。这就不怪喜欢追根究底的人追问。一个自诩是社会主义国家,宪法保护公民权利,但搞起这样一场大运动,人民不知情,甚至连决策层大部分人都蒙在鼓里,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就说:怎样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你们不大清楚,不大知道,你们问我怎么“革”,我老实回答你们,我也不晓得,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我想党中央其他许多同志和工作成员,也不晓得。这些话叫人听了瞠目结舌,既然国家主席,党内第二号人物和党中央许多同志都不晓得怎么“革”,那么全国有几个人晓得天机呢。人们自然要问,既然共产党不是个私人党,党内有矛盾,有党章嘛,为什么不开党的大会来解决,非要用打仗那套战术兴师动众,把无辜的群众拉进去当炮灰,让年青不谙事理的娃娃打头陈。如果是属于国家的事务,有人大,有宪法,可以在法律的层面上解决嘛,为什么要把国家拉进没完没了的争斗中,全国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折腾经济,折腾人民,这算那门冶国安邦良策。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随心所欲,任意而为,想打倒谁就打倒谁,江山只是私人的“卧榻”。整个运动只是为实现一个伟大的理论遐思,危机的臆想和权争的谋略,整个民族的命运掌握在一个人手中,国家的的兴衰取决于几个人和几个弄权采集团的你死我活的倾轧,用匪夷所思的目标吸引整整一代青年去盲目拼斗,几百万红卫兵怀着宗教式的狂热涌上街头,乱砸乱打乱抄家,全国各级政府的干部,甚至于开国元勋都成了罪人,打死人不用走法律程序,最高指示就是法律。势不对立的派性斗争席卷神卅大地。各种荒唐的无谓牺牲应运而生,造神运动造就了牺牲迷狅,为了领袖,刀山火海也敢上,烈焰冲天,哀鸿遍地,文化一矩,百业凋敝,生灵涂炭,血肉横飞,终于人为地酿成一场持续十年的全国性空前浩刧,据权威人士统计,全国有一千万的生灵成了这场革命的殉葬品。时至今日,我们对文革还欠缺完整而缜密的梳理,因而达不到“立此存照”,以警后人,今后不再重演这种历史悲剧。对那些倒在枪林弹雨中,死于敌人之手的人,称之为烈士,受后人敬仰。但对丧命于自己的同胞手中的人,又该赋于什么名分呢,没有明文规定,死了活该。重庆沙坪垻区有痤全国唯一的红卫兵墓地。据有关人员透露,共有113座墓碑,共掩埋531人,其中约401人死于武斗。这些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年青人恐怕没想到生命如此的廉价,如同隻蚂蚁一样,死得毫无价值,成了个人崇拜的祭品。检索“文革”时期为无阶级专政赴汤蹈火而牺牲的所谓烈士,以生命开玩笑的事让后人听了实在不可理喻,一个民族被愚弄到如此程度,让人只有沉重,苦笑和无奈了。还有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人为地划入另类人的地富反坏右人员,宪法赋于的权利被剝夺,死于残酷的批斗折磨也有上千万人。记得孟德斯鸠说过:专制政体需要恐怖,人就是一个生物罢了,在那里,人的命运和牲畜一样,就是本能,服从与受惩罚。当历史撕下其帷幕,还源出真实的面目,我们曾経有过相当长不尊重生命,甚至也不尊重自己生命的年代,这是一种集体精神病态,人们有理由追问,为什么会出现让人民群众拿出生命去殉祭执政者某个虚假的政治理想。时过境迁,経历过文革的人暗地里诅咒那场浩劫,那些在这场斗争失去亲人的人,问芲天,谁该为他们失去亲人而赔偿。面对这种悲痛与无奈,只有“怅望千秋一洒泪”了。

历史虽然巳经翻过一页,我们还是为文革中死去的人,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死去的人祈祷,他们的悲剧在于:生不逢时,赶上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又遇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造神运动,个人意志支配控制着国家的政治生活。正如一位历史学者说的,社会转型,没有经验总会付点学费。然而这种学费太昂贵。不过他们用鲜血甚至生命告诫后人,宪法是国家大法,也是国家的灵魂,如果有法不依,只是用来摆设,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人民就没有思想自由,人民对国家服从,是有前提和条件的,必须保障人权,法律如果只是用来限制公民的人权,不是用来约朿执政者的言行举止,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以言代法随意制裁意见不同者,不通过法律程序,随意宣判异议者的死刑。这不是社会主义社会。而是封建社会。世上没有万岁不死的神仙,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要过于相信那些蛊惑人心的理论说教。要用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去对照衡量,是不是折腾老百姓。凡是不能让老百姓安生过日子的号召都该拒绝响应,不能再做听话的奴隶,任其摆弄,或者无为去送死。总之这些被遗忘的亡灵,用鲜血和生命写下无言的遗书,也许在官方写历史时不留下一笔,这群亡灵的代表人物張志新,遇罗克,还有那位刚正不柯的马寅初,在权威面前毫不畏惧,铮铮铁骨,不肯违心检讨,宁肯被打成右派。民间会永运记住他们。安息吧、这些被遗忘的亡灵。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