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dk0621的博客

 
 
 

日志

 
 

聊聊屁股的功能  

2015-07-27 11:2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休闲广场的大榕树下,几位大妈草坪上席地而坐,带着孙子辈的孩子玩耍,不时地说笑,家长里短,听她们唠嗑,很有意思,甚至受启示。当她们扯到教肓孩子时,仿佛有个共同的心声。认为孩子小,沒记性,怎么說不入耳,所以适当打两下是应该。不过要打对地方,头万万不能碰,五脏六腑连着头,弄不好就打傻。嘴巴不能打,打坏吃不了食,脸不能打,人活着就为张脸,打坏了怎样做人,耳朶不能揪,揪坏了成聋子。鼻子不能捏,透不过气会死人。只能打屎怫,{即屁股。}那里肉多,打两下没关系。我们小时候就是被老豆老母打屎佛打大的。

这几位大妈传承了祖宗教育孩子的方法,打打屁股可以起到鞭策作用。从而说出屁股最大功能是受打,由于它处于身体的特殊部位,所以受难最多。人们看影视剧发现,古代的司法制度有一条,犯人不招供就得挨打屁股,打得皮开肉绽,最终招供。这种体罰现在一些国家还保留。还有一种酷刑,是皇帝在朝廷上杖责臣下叫迋杖。据史料记载,迋杖最早始于东汉,明朝成为一种制度,迋杖一般由栗木制成,击人的一端削成槌状,且包有铁皮,铁皮上还有倒勾,一棒打到屁股,行刑人再顺势一扯,尖利的倒勾就会把受刑人连皮带肉撕下一大块来。不少受刑官员就死在廷杖之下。明代有两次迋杖,共打了一百六十八人的屁股,打死了十五人。朝廷流行打屁股成风,不管是衣冠楚楚的大臣,还是学识渊博的翰林学士,如果皇帝发火,都要剥掉衣服,老老实实地趴着,亮出屁股挨打。这种打屁股惩罰之风流传至今,成了教育孩子的不成文的规定。至今仍有人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这条古训。甚至还有人说,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痛快。进入卄一世纪,不知道还有多少孩子的屁股受到折磨。这是屁股的悲哀。

当革命划出了阶级界限,催生出阶级斗争,人的屁股不仅仅是身体的一个部位,也打上了阶级烙印,屁股决定脑袋。在阶级斗争天天讲,年年讲的时代,隔三岔五地交换着不同的旗帜和口号,肃反,镇反,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品种不同的“阶级敌人”像割下的韮菜一样,成批量地倒在各个运动的流水线上,因为这些人的屁股坐错了位置,当了人民的对立面。这是谁也难以预料,懂得了兵法中有阴谋还有阳谋这一招。本来屁股最大的功能是用来坐的,累了找个凳子坐下,或者席地而坐。但是在灵魂深处闹革命时期,屁股也受到限制和监督,究竞坐到那一边,要作出决择,不坐在马列主义椅子上就是坐在修正主义凳子上,不坐在无产阶级这一头就是坐到资产阶级那一头。座位划分标准自然以最高统帅的金口玉言,因此就有了以言定罪,以言代法。在一茬又一茬的政治运动中,出现一批批斗争对象,加以不同的名目,戴上不同的帽子。首当其冲是早巳铁定的阶级敌人“地富反坏右”的五类分子,紧跟着是走资派。这些屁股坐歪的人背后,株连着直系亲属,据说人数超过一个亿。这些所谓的“阶级敌人,”日子过得提心吊胆,三天两头要交一次检讨,到指定地点画押报到,何时批斗静候通知,随叫随到。当时有句顺口溜:挖不完的敌人,清不完的队,做不完的检讨,请不完的罪。这种冼脑剖心的思想改造,更让屁股坐歪的人心惊肉跳,不知何时小命就报销了,那时法律己经休息,人的命不值钱。文革期间红卫兵所发明的喷气式批斗,其实与迋杖无异。低头弯腰,身体成九十度,反插双手,屁股朝天,做喷气式飞机状,无论多长时间,不淮喝水,不淮解手。更不能直立身体,这种精神上摧残肉体上鞭笞,跟古代的迋杖同工异曲。就连一国总理的周恩来,威望如山,功名盖世,不论资历,智慧,威望,魁力在中国也算数一数二受人民爱载的领袖,1958年实事求是“反冒进”,受到批评,忍泪检讨不迭。连一国总理在神圣不可侵犯的政治权威面前俯首帖耳,那么区区草民敢违抗吗?用检讨这种形式剝夺人的尊严,妖魔人的心灵,让人自虐,自污,自惭形秽,自甘羞辱,精神自焚,灵魂自缢。这种精神酷刑比打屁股更让人痛苦。屁股决定脑袋,那么脑袋又由谁决定?在那个特定的年代只允许一个大脑思考,因此只能依照最高揩示来决定屁股的位置,“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说你非,你就非,不非也非。”一位希腊哲人说:所谓正义,除了强者利益,别无其他。虽然这个荒缪年代过去了,那些被认为屁股坐错了的人获得了平反,当年曾経参与定性这些坐歪屁股的人,轻描淡写说,父母有时难兔会打错了孩子,这是常有的事,不要耿耿于怀,正确对待。说得如此的轻巧,自古以来,官员以民之父母官自居,而社会主义的官员,本来都是人民的儿子,人民的公仆,宗旨只有一条:为人民服务,却对官为民之父母称呼津津乐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岂不知完全颠到了父母和子女,主人和公仆的关系。不尊重民意,不关心民情,漠视民生疾苦,还口口声声“代表人民”。仍然上演“屁股决定脑袋”的悲剧。

屁股还有一个奇特的功能,这个功能跟马有缘分。据说西北草原盛产马,众邻里以养得骏马而为荣。平日邻里相遇,往往要拍拍对方马的屁股,再模模马骠,连声叫好马好马。从而获得对方的欢心。此习惯延续下来,有人要讨对方,不论马的好坏,都要去拍,只是一昧的说奉承话。后来人们就称那些阿謏奉承的举动为“拍马屁”。并不是所有人的屁股都享有如此殊荣。屁股被拍都是有来头的,在不同领域,不同阶层中,总会有些掌有实权的人物,身份决定屁股的价值。官阶越高,权力越大的人的屁股就越有人来朝供,其实拍马屁说穿了是假话空话的变异,在人际交往中祖宗留下一套礼仪规范,这套礼仪涉及方方面靣,其中处世方面就有: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投其所好,歌功颂德,隐恶扬善,下不犯上等等,讲究为人助兴,说话吉利,鲁迅先生在“立论”一文中写一个孩子满月时前去祝贺人的遭遇。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感谢。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他于是收回几句恭维。一个说:“这孩孓将来是死的。”他于是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这就是人安身立命的原则,烧香看佛,说话看人,随风转舵。拍马屁要拍到点子上,真正会拍的人会揣摸出被拍人的心思,不说出口,或者嘴上不说,把对方的意图领会了,通过各种场合透露出去。现代有两个人物敢模老虎屁股,只是方式不同,效果千差万别。值得一提,一个是彭徳怀口无遮拦,为民请命,敢拍老虎屁股,1959年庐山会议上忘了古训:下不犯上。犯上就会削弱上者的权威,让上者看出忠心不二的程度,沒有忠心,就会犯上作乱。最后彭德怀没有好果子吃,在中国的政坛消失,文革期询被斗得死去活来,一代良将只因犯上,死得太冤。另一个也是名战将,很会抚模老虎屁股,大搞个人崇拜,肉麻吹奉四个伟大,顶峰论,一句顶一万句,等等。最终幸运坐上了中国政坛第二把交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接班人。林彪有句生存发展的要诀:不说谎话办不成大事。聪明反被聪明误,反误了卿卿生命。

屁般既有受难和贬值的时候,从另一个角度看,屁股又享有祟高荣誉和商业价值地位。当然并不是每个人的屁股都享有这种功能。那些在舞台上走着猫步的模特儿,影视界的名星,车展上的车模,在众目暌暌之下,展露出三围,其中臀围丰膄是一大亮点,商业价值无穷,所以选美比赛,都要穿比基尼,身上的遮盖物越少越性感,美总能唤起人的欲望,因此凡有美女展露的场所,男性同胞总会围得氺泄不通,照相机咔嚓不停,满足了这些猎奇和意淫者。网上流传,有些意淫者独出心裁,竞然跟踪貌美的女性,用特制的器械,偷拍女性裙子里的风光。并高价出售这些照片。由此可见,女性的屁股是道亮丽的风景画。满足性欲的道具,起到止喝解瘾的功能,据说越有名气的模特儿,专门给臀部买上百万元的保险。在市场化的时代,人的臀部作为一件艺术品也摆上了商品的货架。用来包装臀部的布条越来越少,而且越来越华丽,有的用金子和宝石编织而成。可令人沮丧的是,在人身上一切永恒的成分也越来越少。因为永恒的美是市场上买不来的,能用钱买来的华贵,是没有灵魂肉体的幽灵,屁股只是充当了性符号的功能。

臀部在人体结构中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由于有较厚的皮下脂肪,承受坐位时的压力。然而人类却把臀部的功能延伸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赋予新的含义,承载了不该承载的功能,从屁股功能变化冲,人们看到历史的变迁,人事的沉浮,世态的冷暖,人生百态,世事无常。期特“屁股功能”新篇出现。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